豆瓣8.8分,真实故事改编!当人类遭遇流行病,雪橇犬成了救世主

时间:2020-02-23 来源:www.htjty.com.cn

?白喉是一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其特征是发热、窒息、声音嘶哑、狂叫性咳嗽以及咽部、扁桃体和周围组织的白色伪膜。重症患者有明显的全身中毒症状,可能并发心肌炎和周围神经麻痹。人类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的力量来战胜白喉,但许多人不知道动物也在这场人类和细菌的战斗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1883年,两位科学家发现了白喉的病原体。1890年,科学家试图制造一种“白喉抗毒素”:他们将白喉毒素注射到实验动物体内,刺激它们的血液产生一种抗白喉毒素的物质。

最后,他们发现马被注射毒素后反应最好,所以许多卫生机构建了配有放血设施的养马棚。一匹接一匹地被刺穿,血液被收集,含有白喉抗毒素的马血清被提取并注射到急需治疗且呼吸急促的人体内。

1913,冯贝林发明了“疫苗”。注射这种混合物后,人们会有轻微的感染症状,但身体在刺激下会产生抗白喉杆菌的抗体。然而,疫苗生产是复杂的,数量很少。1921年,美国仍有20多万人感染白喉,其中15,000多人死亡,儿童占大多数。

白喉于1925年在美国北部阿拉斯加州的小镇诺姆爆发。然而,离Noam最近的有拯救生命的白喉血清的城市有955英里远。当时,道路被大雪封锁,白喉血清只能用火车从Noam镇运送674英里。在余下的旅程中,飞机无法到达那里,汽车不敢挑战。最后,当地的雪橇狗队只能指望。于是,一场狗与时间赛跑的故事开始了。

film 《多哥》(多哥)讲述了雪橇狗队在1925年创造奇迹的故事。雪橇狗和它们的“领航员”在零下低温和7级以上强风的极其寒冷的环境中完成了危险的壮举。

这种流行病远离了我们当代人,也因为这部与动物相关的高得分电影再次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有许多关于动物的电影,其中大部分展示了动物对人类的忠诚。催泪瓦斯在于动物的牺牲和等待。然而,《多哥》有了新的含义,因为动物并不简单地依附于人类。他们通过英雄行为拯救了人类,从而获得了自己的荣耀和价值。

因此,《多哥》的主题是人与动物之间的互爱与共存。没有人占据生物链的“最高点”。他们已经实现了彼此。此外,人类和动物之间相互成就的故事也改编自真实事件。它完全基于历史上真实发生的故事。其传奇色彩远比那些以家庭情感剧模式构建的动物题材电影更有说服力。

2011,《时代周刊》在美国报道了这个故事。在报道中,雪橇狗多哥成为故事的主角。文章称多哥为“20世纪最英勇的动物”。真实的故事有它自己的力量,这部电影发行后获得了好评。烂番茄观众得分高达96%;

IMDB得了8.1分,MTC得了71分,这证明这部电影兼具观赏性和叙事性。

此外,大陆观众也给出了8.8的罕见高分,优于97%的冒险电影,这足以显示电影中惊心动魄的叙事冲突。

《多哥》的叙述在雪的主线和多哥的生长支线之间来回穿梭。为了拯救人类,他们在冰雪中冒险。他们征服了自然屏障和时间。一路上,各种风险都有,尤其是在高潮时。在海上破冰上的“逃脱”更加可怕。这一段颇有点“摩西出海”的神圣威严。

和动物、人类、病毒是如此奇妙和惊人地联系在一起。

通过这个冒险故事,观众可以很容易地感受到以雪橇狗多哥为代表的动物的忠诚和坚韧。支线的故事已经以怀旧叙事的形式被多次介绍,展示了多哥是如何从一只几乎被遗弃的小狗逐渐成长为一只雪橇犬的。粗腐殖质

这一段不仅轻松幽默,还隐藏着泪水。多哥从塞帕拉口中的“小恶魔”变成了他心中的“最佳雪橇狗”。这两个人经历了一个从误解到依赖的感人过程。

此外,Seppala不仅从一开始就错误地识别了多哥,几乎失去了创造“传奇”的强大伙伴,而且在故事的结尾,Seppala已经因为恶劣的天气和长途跋涉而失去了行动和指挥的能力,离开多哥去带领其他雪橇狗上路。

这部电影通过主要和次要的故事强调,在某些情况下,人类在身体和精神上不一定比动物优越。相反,多哥比他的向导更顽强和可靠。

但是《多哥》最有趣的地方并不是它通过冒险展示了动物“从一个到另一个”,而是它用它们来质疑现代对某些传统的任意清理,并利用动物和人之间的相互认可来展示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失望。

电影一开始,它就宣布现代部分“无效”。面对极端寒冷和恶劣的天气,市长的航空运输被宣布为完全失败。当每个人都认为现代化的到来会宣告雪橇狗的运输方式将被载入史册并被尘封在博物馆里时,这些动物突然成了人类最后的希望。这无疑充满了讽刺。当

Seppala离开议会大厅时,她还抛出了一些意味深长的话,让当时大部分发言的官员沉默了。即使是现在,当现代化和机械化高度发展的时候,雪撬狗仍然在北美极其寒冷的地区发挥它们的余热。它们不会被现代化所消除,因为它们原本是生态的一部分,已经融入了当地的环境和社会。

在电影的结尾,虽然多哥离开了塞普拉,但塞普拉成功地延续了多哥的后裔,培育出了优秀的雪橇狗品种,使它的故事永远被人们记住。然而,《多哥》最深层的隐藏主题仍然是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怀疑。Seppala独自生活,和妻子住在城外。他最好的朋友不是美国人,而是一些非英语口音的当地人。

对塞帕拉来说,除了他的妻子,他的雪橇狗是最值得信赖的。起初他还认为它们是需要驯养的聪明动物,但多哥的到来慢慢改变了他的想法。

从不能进入房间,到不能进入卧室,再到最终允许“同志”上床睡觉,这些变化来自于他对多哥的尊重和认可。塞帕拉对人类的排斥和警惕一直漠不关心,但他对这些雪橇犬充满了期待和热爱。动物的简单和坚韧让他感觉到人类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所以他干脆放弃了太多的交流,带着他的妻子去了城外。他开始培养雪橇狗并组织雪橇队。

当然《多哥》在这个领域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它扩展得很深。在保持足够娱乐性的同时,它为动物电影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这可能是《多哥》受到高度赞扬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