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故事|没有硝烟的战争 他走上移动的“战场”

时间:2020-03-01 来源:www.htjty.com.cn

记者注意:他们戴上口罩,这样更多的人可以摘下来。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2月16日21: 30(华龙网-新重庆客户通讯员李敖冯思羽/谢文彭/涂东金/主持人)2月的山城依然温暖寒冷。一辆负压救护车飞驰而过,蓝色警示灯在夜晚闪烁。为了防止交叉感染,驾驶舱已经随风打开。刚转送完一名新诊断的肺炎患者,文永胜脱下防护服,只穿了隔离衣和一件薄衬衫,冷得跺着脚。与坚守医院的同事不同,这辆小救护车是他的移动“战场”。

非典爆发时,新医生站在了第一线。

马上就有出发任务了,准备好!

"收到,我们走吧!"

晚上9点,放下电话,文永胜和司机柏杨迅速起身,穿上防护服、护目镜、帽子和手套.两人互相检查,以确保保护设备没有损坏,并在20分钟后启动车辆。

在非常时期,作为重庆急救中心院前急救部的医生,温永胜的任务是将主城医院的确诊患者接到救护车上,并将他们安全转移到主城地区的中心医院。

"病人的情况不同。尽管手术过程类似于汽车,但病人的每次转移都是一个新的开始,需要尽一切努力才能做到粗心大意。”自1月24日30周年纪念日以来,文永胜已开始在重庆主城区运送确诊的新诊断肺炎患者。

在春节前夕,当医院决定成立一个负压车辆转移小组时,温永胜成为了科里第一个报名的医生,他和120辆救护车一起在现场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来拯救遇险的人。

他的移动“战场”与普通救护车不同:车厢内的气压相对较低,外界的新鲜空气通过设备泵入车厢内,而车厢内病人呼出的空气不能直接排到外面,只能经过相应的过滤后排出。在跟车途中,他还将使用装有负压车的急救设备,以确保病人在运输过程中不会发生意外。

感染的风险,高频率和在密闭空间中确诊的病人,有人开玩笑说你不怕吗?“保护好。在前线没有什么可怕的。”虽然他这么说,但文永胜也承认他有些担心,但总得有人冲锋在前,现在轮到他们带头了。

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温永胜想起17年前抗击非典时他还是一名新医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那些被指控者的数字,这种勇气是可以传播的。”

当一前一后奔跑时,孤独是最难忍受的。

2月2日是文永胜进入团队后最忙的一天。自从他在早上8点钟接到“第一订单”任务后,他就一直从一家医院跑到另一家医院。

“从一开始把病人送到指定的医院,除了需要给车辆消毒和脱下白色防护服,我们还需要在返回医院前进行严格的沐浴和消毒。”文永胜说至少要花四个小时才能转学。在穿着防护服的长时间里,他和他的同伴甚至不敢喝口水,所以他们只能抓住每一个机会吃东西。

下午3点吃午饭,晚上10点吃晚饭,温永胜笑道:“吃饭时间整体推迟也是一个规律。”当他第一次回到急救中心时,他接受了一项新的任务,一些病人正在等待运送。当天,文永胜将14名患者转移到指定医院。他和他的搭档工作了将近15个小时。

当最后一个病人被转移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空荡荡的街道上几乎没有汽车和人。筋疲力尽的两个人在车里开玩笑说:“我们第一反应者以前没想到每次旅行会如此顺利,但现在我们仍然希望尽快回到我们原来的生活。”

因为我们每天都要处理确诊的病人,市急救中心划出了一个特殊的隔离区。文永胜和柏杨只能每天在隔离区待命,只能通过手机联系家人。在这个小房间里,两个m

在长达18年的前线战斗中,文永胜曾无数次跟随120辆救护车在重庆街头巷尾救人。他看过许多他生命垂危的场景。然而,在转移确诊病人的特殊任务中,他不仅看到了病毒对生命的威胁,也看到了病人的担心和恐惧。一些病人甚至关闭了他们的心脏,并在他们的心脏里设置了一道防线。此时,除了按照程序采取必要的措施外,文永胜需要更经常地安抚患者。

那天,一名确诊的女性患者哭丧着脸,长时间拒绝上车:“医生,我很害怕,我的孩子还年轻……”

温永胜的话充满了平静:“你看你还有力气哭,说明症状不严重,你可以在很长时间内痊愈出院。”

病人惊呆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笑话”在起作用,文永胜赶紧说:“我的孩子也不大。当疫情结束后,我们都将安全而早地回家。”对于遭受身体和心理折磨的病人来说,让他们看到生活的希望需要的是不断的鼓励。

1月28日晚,温永胜和他的同事运送了一名60多岁的危重病人,他患有各种内科疾病。这位老人去过武汉,回来时有咳嗽症状。她认为是慢性支气管炎。直到症状恶化,她才去看医生。

闻永胜了解病人的情况,提前调整了车内的呼吸机,并戴上呼吸机面罩精心照顾病人。汽车启动时,老人突然伸出手,抓住了文永胜的胳膊。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我害怕,我会死吗?”

温永胜告诉老人:“这种疾病是可以预防和治疗的。你的治疗时间仍然很短。我送你去的是负压病房进行隔离治疗。这里有最好的医疗水平。目前,一些人已经治愈出院。别担心。”

一路上,老人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和家庭。车厢里凝重的气氛渐渐散去。

无法接听电话,无法停止思考

医生,并且有自己的困难。对文永胜来说,最困难的事情是在他已经20多天没回家后如何哄他的儿子。

“爸爸,你还不回来吗?你回来很久了吗?我非常想念你。”这个可爱的小脑袋出现在视频中,并要求他的父亲和他一起玩游戏。

“爸爸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然而,文永胜的话“很快”就被拖了下去。

在离开家的那天,文永胜没有告诉家人,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有一个紧急的任务要出去。”在医院思考了很长时间后,他鼓起勇气告诉妻子这项特殊任务,这需要与病毒直接面对面接触。

这些天,家人每天都打电话。文永胜一直在忙着转接电话,很难接通。“如果战斗在9点前结束,我会打电话回来,我儿子会晚一点睡觉。”许多孤独的夜晚,他拿出手机,看着家人的照片。在“隔离工作”期间,最开心的事情是能够通过视频看到我的儿子,紧张的神经可以暂时放松。

2月6日,完成第一批转运任务的文永胜开始了为期14天的检疫观察。他用手指数着回家的时间:“还有四天时间回去拥抱他的儿子,和他一起积木和打羽毛球的承诺很快就会实现。”

每当新闻报道确诊病人痊愈出院,文永胜就有一种成就感从心里升起,尽管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天会在流动的“战场”上相遇。

1月24日至2月16日,第一次转运任务完成后,由温永胜及其同事组成的负压车转运组共转运了132例确诊病例,医院发热救护车进行了急救,转运了48名发热病人,120指挥中心派出救护车接收了569名发热病人。在转移过程中没有发生意外,也没有发生交叉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