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将迎最严监管 明年推进流域入河排污口专项检查

时间:2020-03-15 来源:www.htjty.com.cn

原标题:对话,数千个排污口,60%减少濒危鱼类,黄河满足最严格的规定

长期以来,黄河面临着水资源过度开发,生态功能严重破坏,生物栖息地丧失等问题。经济和社会用水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十分尖锐。加强流域生态环境监管,推进制度建设迫在眉睫。

习近平主席多次视察过的黄河,对下一步有明确的目标。

近日,《新京报》记者采访了生态环境部黄河流域生态环境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连宇。他指出,黄河水资源开发已经突破了警戒线。在过去的30年里,黄河的鱼类资源减少了一半,濒危鱼类资源减少了60%以上。因此,加强流域生态环境监管,推进制度建设迫在眉睫。今后,在重点地区违反自然规律的人工水景行为也将得到坚决遏制。

黄河流域生态环境监督管理局是生态环境部派出的机构。它是在去年机构改革后成立的,主要负责流域的生态环境监督和行政执法。这意味着黄河流域管理机制将被再次理顺。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早在古代,黄艳两个皇帝的传说就诞生在这里。黄河以其复杂的河流条件和难以治理而闻名。长期以来,黄河面临着水资源过度开发、生态功能严重破坏、生物栖息地丧失等问题。经济和社会用水与生态保护之间的矛盾十分尖锐。

黄河水资源开发突破河流生态环境警戒线

新京报:目前黄河流域生态环境存在哪些突出问题?

连玉:黄河以其复杂的河势和难以治理而闻名。其生态环境承载力低,资源性缺水突出,竞争用水矛盾尖锐。经过长期治理,水土流失、泥沙淤积、洪涝灾害和经济社会用水困难得到有效控制。但是,流域内仍存在水资源过度开发、河流高强度治理、河湖污染等生态环境问题,导致流域经济社会与生态保护矛盾日益尖锐,严重影响流域生态安全和人民幸福。

新京报:你刚刚提到黄河流域水资源的过度开发。有多严重?

连玉:黄河现有水库的规模远远超过黄河的年平均径流量和可利用的水资源。黄河水资源利用率高达80%以上,枯水期更高达85%以上,远远超过普通河流开发利用的警戒水平。水资源的过度开发对黄河流域的生态环境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

目前,黄河主要支流流量和动力条件不足、流量均衡等调水条件变化问题突出。在人工干预下,黄河实测径流量从上个世纪汛期的60%变化到今天非汛期的60%。维持河湖空间所需的适度造床流量已大大减少,导致河湖环境自净流量不足,生态流量正常化和打折扣。黄河水资源的超定额和超计划非法利用已成为黄河生态流量难以保证、流域生态环境破坏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第二和第三支流以及一些第一支流

此外,黄河主要支流的环境承载力较低,与经济社会布局不匹配。排水控制水平低,污染负荷大。目前,流域内入河废水量约42亿立方米,入河排污口4000多个,超过主要支流和主要支流规模,城市污水处理率约50%,中水利用率不到10%,环境监管仍很薄弱,违法排污问题时有发生,迫切需要进行系统治理和加强监管。

黄河流域的自然湿地和鱼类资源正在严重衰退。

北京新闻:黄河的人工开发已经加强。这对黄河流域的河流和湖泊的生态功能有什么影响?

连玉:黄河水资源的过度开发导致了江河湖泊生态空间的挤占,江河湖泊数量的减少,水文情势的变化。它加剧了人为的、支离破碎的河流的影响,导致河流和湖泊自然生态功能的萎缩和破坏,加剧了“与河流争地”、“与河流争水”、“水退人进”等违反自然规律的现象的发生。

根据我们的调查,在过去的30年里,黄河的鱼类资源减少了一半,本地和濒危保护鱼类资源减少了60%以上。作为重要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区,黄河上游及其主要支流的各种水库和水电站对当地特有鱼类的栖息地构成威胁。

同时,黄河源区的涵养水源能力降低。气候变化、雪线上升、冻土变化和源区过度放牧对黄河水资源和生态安全构成威胁。源区的草地退化和荒漠化土地恢复问题极为突出。

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黄河流域湿地面积减少了16%,湖泊湿地、沼泽湿地和河口滩涂湿地等重要自然湿地分别减少了25%、21%和40%。10平方公里以上的11个湖泊的面积和蓄水量分别减少了26%和10%。

与黄河自然生态服务功能不断衰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流域人工湿地面积增加了60%以上,创造大面积景观水体破坏流域生态的现象不断发展。

新京报:黄河流域的水沙条件有什么变化和影响?

连玉:现阶段,黄河的水和沙减少了20%,超过85%。从表面上看,水和沙的变化会对河势流径、滩槽形态、河海关系等产生影响。黄河下游和河口三角洲。更重要的是,它将对复杂的黄河治理乃至河流治理战略和流域生态环境产生全新的重大影响。

黄河有特殊的水和泥沙问题,流域的开发和保护十分复杂。面对复杂而重大的流域气候变化、植被和河流洪水因素的调整、入黄河泥沙和河流径流的不确定性变化等。因此,需要对河流和流域生态的影响和对策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

加强流域生态环境监管,推进体系建设刻不容缓。

新京报:黄河管理和流域开发保护中有哪些不适应的问题?

廉玉:在现有资源环境法律、资源配置、水价体系和生态补偿的背景下,当前黄河流域的资源管理、资源环境的协调保护和生态环境的统一监管与定位仍需协调。与流域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流域管理保护体系和管理机制仍存在创新问题。那儿有

连宇:对黄河承载能力、流域“三线一单”等重要生态空间进行监督管理,构建流域水资源、水环境和水生态统筹协调管理框架。

其中,重点是保护和恢复生态空间的自然服务功能,如源头和三角洲地区以及黄河走廊、主要支流。加强生态保护红线、自然保护区和重要生态功能区等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区的保护和生态控制。因地制宜,分类分区,制定生态保护、管理和恢复的工程措施和制度政策,有序实现生态管理和恢复任务目标,确保重点流域管理和恢复要求得到落实,促进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的有效提高。

新京报:如何推进黄河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体系?

连宇:我们把生态破坏的治理、恢复和有效性纳入流域各级党委政府的绩效评估。以责任区生态环境的完好率、破坏率和恢复率为指标要求,探索生态环境奖惩和损害责任落实情况。

其次,加强对黄河水资源的保护和管理,加强对生态环境的刚性约束,研究建设集水域纳污能力、水域可利用水量、水域水功能达标和生态流量管理于一体的生态环境许可。加强以水资源和水环境为核心的流域生态补偿,推进流域排放、生态流量、岸线湿地等资源开发和生态空间生态环境的统一监管。

针对黄河流域突出的资源、社会和生态环境问题,加强黄河流域空间、总量和环境准入管理,严格审批占用空间的建设项目和资源利用活动,加强事前、事中和事后监管,控制生态影响和破坏增量。

此外,加强流域生态环境综合执法,及时发现和调查生态环境破坏,鼓励公众监督和举报黄河生态破坏。

全面开展黄河生态环境专项整治

新京报:下一步黄河流域生态环境的重点安排是什么?

连宇:结合整治黄河生态问题专项行动,全面调查流域生态问题,建立问题台账和销售数量制度,严格落实生态环境问题整治。

针对流域水资源过度开发、重点区域水污染和水环境破坏、河湖空间生态功能被侵占和破坏、城市集中式饮用水安全等突出的资源和生态环境问题,全面加强对河湖流域生态环境的监管和执法。

推进和实施流域重点生态保护和修复等重大工程,增强黄河源区水源涵养能力,支持上中游水土保持,加强重要支流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开展江河湖泊生态调水生态环境监管,修复下游生态廊道和河口重要生境。

新京报:未来黄河流域的重点保护和恢复区在哪里?

连宇:我们将继续推进黄河源头、河口和主要河流生态廊道的保护和修复。水源保护区的建设

此外,开展黄河健康诊断与评价,建立江湖生态健康评价体系,推进江湖岸线生态空间自然资源开发与生态评价,加强重要狭窄区域河流生态流程、生物栖息地和敏感生境保护的生态评价,发布流域和重点区域生态环境公报。

北京新闻:未来如何加强和提高流域研究能力和水平?

连宇:全面推进黄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优质发展,需要搭建国家黄河生态环境研究创新平台,加强对黄河重大生态环境问题的研究和技术研究,增强对黄河流域综合生态环境能力的支撑。

在新技术推广中,我们将充分利用卫星遥感、大数据、远程高清视频监控系统等技术手段,加强对流域生态系统监测预警、风险防控、应急响应等方面的应用。

北京新闻记者邓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