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电视剧是怎样炼成的

时间:2020-03-26 来源:www.htjty.com.cn

让文学艺术成为一种生活“每个人都很难调整并赢得所有人的心”经典电视剧《魏延》是如何在不鼓励外出、不举办派对的情况下被锤炼出来的,抗疫期间各种类型和风格的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给人们的精神生活带来了满足和安慰,许多人甚至开始了“在家追剧”的日常模式。其中,一些经典电视剧,如《闯关东》 《大宅门》 《西游记》 《父母爱情》等。都是网上和网下的热门节目,这在一个非常时期已经成为一种不同的现象,这又一次促使我们去深入解读经典作品的奥秘。什么是“经典”?在我看来,“经典”是经过时间考验的“最有价值的作品”。他们的突出特点在于其持久的艺术魅力,使不同时代的观众产生情感共鸣、精神契合、精神互动和精神联系。那么,经典电视剧的艺术共性和创作生命在哪里呢?在这方面,作者试图分析一两件事。

精神寓意:

无痕穿越时空

“文本主要是关于意义,意义特别的美好;如果没有英俊的士兵,那就叫武赫。”如果你不设立一个策划人来解决这个问题,它将不可避免地处于一种废弃和懒散的状态。电视剧创作也是如此。然而,精神核心的植入和表达绝不是简单的说教,也不是内容的“两面”。相反,它应该被注入到情节布局和人物命运的无痕中,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到作品的元素中,到达观众的心中。正如王骥德在《曲律》中所说,只有当他理解了“一撮盐水”的美,他才能达到“难以言传”的“一流”。

看着那些被人们认可的经典电视剧,只有通过巧妙的将吸引人的“人”和“物”中的精神概念押韵,观众才会无意识地感受到信仰的力量、性格的光芒和生活的洞察力。许多年前,《士兵突击》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时,几乎没有人能想到一部没有爱情、明星甚至女演员的“纯男剧”会如此受欢迎,以至于至今仍被视为经典。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个普通的“不抛弃,不放弃”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流行语,并影响了社会至今。许三多朴素的人生信条,通过其生动的形象与立体的、脚踏实地的氛围相联系,使观众能够真正地接受人物,同时不由自主地欣赏他们的精神世界和人格特征,从而使充满正能量的价值观不仅能够应用于军事,而且能够为整个社会补充精神钙。可以说,这部作品的思想主题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和影响力,与其人物的紧密结合是分不开的。

同时,经典作品的培育也需要其精神价值的时空超越,即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内涵作用于人性层面,使不同时代的受众能够从中找到契合和借鉴。例如,间谍剧《《潜伏》》已经播出了十多年,在许多观众的脑海中仍然记忆犹新。除了紧张刺激的情节,更重要的是隐藏在前方的极端环境,它照亮和放大了人性的各个方面,而这些作为“人”的共同特征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因此,和崔的平等观根植于他们各自基于人性的信仰之中,使当代各种各样的观众或多或少地在现实或理想中看到自己。只有对人类共同的精神和情感做了足够多的文章,这些作品才能具有古典的潜力。

Life style:

Story是生命的隐喻

自古以来,经典故事之所以能够经久不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情节结构与一些深层的社会结构和逻辑相吻合,而人物的命运又与一些常见的生活图式和密码相协调。编剧罗伯特麦基在他举世闻名的《故事》中说:“故事大师对事件的选择和安排是他对社会现实(个人、政治、环境、精神)不同层面之间相互关系的精妙比喻。”电视剧和电视故事也是如此。去

具体来说,优秀电视剧中经常散发的生活状态的味道是“生活隐喻”的集中表现。例如,在被誉为中国“农村戏剧三部曲”之一的《《篱笆女人和狗》》中,有一个典型的中国农民形象茂元老人,一个饱经沧桑、不苟言笑的老人。面对孩子们的“每个家庭的难读的书”,他努力“安顿下来”。面对晚年的情感寄托,他不敢从世俗的角度去“任性”。虽然狗“花牛”与他是分不开的,但它反映了他的孤独和抑郁。在某种程度上,这个角色的生活品味已经超过了农民,但这是一种所有老年人或多或少都会经历的艰难和孤独。另一个例子是《父母爱情》,它仍然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反复播放,甚至“变红”。蒋德富和安洁在爱情和婚姻中的悲欢离合,幸福和愤怒,亲情和隔阂,实际上是几乎所有家庭生活模式和情感轨迹的形象写照。这种常见的烟火味道使作品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生活的味道毕竟是人们与生活共有的一些微妙的体验。它经常被表达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东西,但是每个人嘴里都没有东西”。如果电视剧能够真实生动地将这种难以形容的心理感受外化到故事中,那么作品就会有灵魂和神韵,进而能够反复地打动观众的心并与之产生共鸣。

真实的人性:

建立典型与立体主义的两难结构

众所周知,“人”一直是电视剧的核心元素。迷人的角色是一部戏剧成为经典的先决条件。如果你想塑造剧中的人物,尤其是主要人物,你将不可避免地要描绘人性的深度。如何将人性展现得淋漓尽致?作者认为有三个关键词不可忽视:典型性、立体主义和“两难结构”。

从某个角度来看,典型性也是代表性的,也就是说,剧中的主要人物,虽然看似一个人,但实际上应该能够代表一个阶层的人,应该成为某个职业、某个群体或某个圈子的“凝聚体”或“代言人”。作为一部经典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至今仍是不可战胜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在塑造人物的典型性方面几乎达到了极致。上世纪90年代三代六口之家的每个成员的性格和气质都与他们各自的身份高度一致,这使得这个家庭成为千千千万个普通中国城市家庭的一个形象缩影,让观众在剧中看到自己,想到亲情,感受温暖,品味生活。

说到立体视觉,事实上,许多人对它的理解仍然是扭曲的。他们错误地认为,通过在高大全的正面形象中随机植入一些微小的缺陷和瑕疵,可以实现立体效果。不完全是。真正的三维人格,它的优点和缺点,优点和缺点,应该像“硬币的正反两面”中人格的对立统一,它的缺点是人格的深层原因,从根本上阻碍它实现其目标。同样,人的真正成长是指在不断正视、抑制和纠正自身缺点的过程中,人格的提高和提升。例如,《亮剑》中的李云龙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虽然它的优点和缺点是显而易见的,但它们是相互依存的,并且在他的人格深处相互对应。无论他是立功还是犯错,都是因为同样的气质因素在起作用。因此,这个角色看起来真实、理智、充满活力。

如果你想展示人性的真实,你必须用一个“放大镜”来观察人性的真实本质。在此基础上,可以给观众以好的引导和坏的警示,从而更好地发挥电视剧的社会功能。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每个人都戴着厚厚的“面具”,向人们展示他们的真实面孔很难看清。只有当我们在巨大的压力下做出选择时,我们才能发现一个人真正的人性。因此,电视剧要想在人物塑造上显示其深刻性和光辉性,就必须注重在合理的前提下为人物设置一些“两难结构”,比如在看似合理的结构中做出选择

一个好故事与戏剧的魅力是分不开的。一部高质量电视剧中的故事需要既有强度又有持续时间的戏剧。前者用于确保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在娱乐方式日益多样化的时候,能够有效地呆在电视机前。后者用于确保观众能够对几十集甚至几百集的戏剧保持长期兴趣。

看一部好的戏剧,你会发现从每一个场景到每一个序列,从每一段到整个故事,它不仅相互关联,而且没有复杂的程序。通过每个剧本所传达的正负势能的相互转化,“平衡-失衡-再平衡”的叙事逻辑由小到大逐步构建,善恶美丑的理性判断以经得起推敲的因果关系进行。也可以发现,剧中的人物塑造往往在表面与内心的反差张力中,在沉重压力下的纠结取舍中,在立体而深刻的多面揭示中,表现出其合理而意外的行为和命运走向,并令人信服地展示出其品质、美德和是非境界。创作者只专注于情节和人物的戏剧创作,并努力使其不含狗血,具有独特而合理的性质。因此,它具有经典作品的品质,即“很难调整公众的意见,人民的心很少受欢迎”

颓废音乐有它的开始,而仙客音乐有它的结束。对于戏剧的建构,电视剧创作者最不愿意像老虎一样“向前看,忽视未来”,导致许多原创作品最终在观众的口碑和收视表现中消亡,更不用说成为经典。因此,电视剧的戏剧性应该在播出过程中得以延续和集中。纵观不同时代的优秀作品,无论是以《雍正王朝》为代表的历史剧还是以《大宅门》为代表的编年体剧;无论是以《大江大河》为代表的写实剧还是以《琅琊榜》为代表的传奇剧,戏剧的魅力无时无刻不贯穿于作品之中,让观众在对戏剧的无尽追求中享受到“好戏剧”带来的心理满足和精神愉悦。

本文发表于2020年3月11日《文艺报》,第4版

责任编辑: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