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隔离日记(7)老城的健康卫士

时间:2020-03-26 来源:www.htjty.com.cn

作者:戴立翁,田豫

前链接:

1,家庭隔离日记(1)我们举起酒杯

2,家庭隔离日记(2)巢湖好女儿

3,家庭隔离日记(3)“不听话”老人

4,家庭隔离日记(4)过去在家庭巢城火灾

5,家庭隔离日记(5)网上访问

6,家庭巢县记忆中医事件

前几天我看到一份报告说南京秦淮区新诊断肺炎病例为零。秦淮区几乎占据了南京老城的一半。新街口区占据了秦淮区的一半以上。夫子庙也属于秦淮区。过去,每年正月十五的秦淮河元宵节每天最多有50万名游客。显然,预防新冠状病毒的压力很大。一些读者留言说这是因为旧城墙。其他人说,该地区有天主教石鼓路堂、基督教莫愁路堂和圣保罗豪尔,还有京觉寺、大胡锦寺、中华门城堡和夫子庙。这里有耶稣,主,穆罕默德,释迦牟尼,朱洪武和孔子。这些本地或外来的神保护着这个地区。这条消息完全是无稽之谈,很有趣。事实上,真正的原因是公安民警、医务人员、社区工作者等方面的工作默契配合,才能有效控制秦淮区的疫情。他们是秦淮区的防疫人员。

当我读到上面关于南京古城墙的报道时,我想起了五六十年前的潮县古城墙。在那些日子里,也有一群“神”守护着城墙来保护人们的健康。老巢县人口不多,但早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医疗机构和医疗设施就比较齐全。该县有一个卫生厅,在北街教学仪器厂(后称测量仪器厂)的斜对面。随着城市的扩张,卫生部后来升级为卫生部。老巢县还有卫生防疫站、妇幼保健站、血防站等卫生机构。这些单元都在同一个院子里。我过去常常在那里玩,因为我的几个最好的同学住在那个院子里。他们的父亲或母亲是这些单位的负责人。当时鸟巢市医院主要是三康和城关医院。医院和上述卫生部门(包括我前面提到的民间中医)已经为普通人建立了健康屏障。他们都是老巢县的保健员。

人们过去常去三康和城关医院看病。司康医院位于“七里墩”。它曾经是古城墙外的一个国家。交通不便,城市居民一般不去那里看病。我记得大约在1957年,司康建立了一所健康学校,培训了一批医生和护士。我的第三个妹妹从卫生学校毕业。她被分配到合肥工人医院,在农村卫生中心工作多年。卫生学校在几年后关闭,并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恢复,也就是后来的巢湖卫生学校。

就西医而言,据我记忆所及,20世纪50年代老巢县最着名的医生是钟(后来成为三康儿科专家),他住在大羊沟附近的一段街。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带我去钟医生家看病和打针,但我还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另一位着名的医生是黄(他的名字可能不对)。他是城关医院的医生。过去,有些老人把城关医院称为“黄医院”。黄医生的妻子陈是一名妇科医生,并培训了许多妇科医生。后来城关医院有个叫赵的接生医生。他经常背着一个背上有红十字的药箱,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去为产妇服务。

解放初期,燕市受过正规西医教育的医生很少,如钟医生、黄医生等。后来成立了三康医院,成为老巢县现代医疗的主要阵地。西医人才不断从外地聚集到潮县,形成一套专业队伍。如三康药房的曹主任和住院部的戴护士长都是经过正式培训的专业人员,早年从芜湖等地调到三康。他们的大多数孩子都在一中学习

疾病具有时代特征。50-60年前人们所患的疾病与当时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有关。例如,由老鼠、苍蝇、蚊子、臭虫和寄生虫引起的疾病。蛔虫在儿童的胃里很常见。如果你买几粒宝塔糖吃,你总是会得到蛔虫。此外,还有由严冬和酷暑引起的疾病,夏季有疖子,冬季有腹泻、咳嗽和哮喘。老年人的常见病是支气管炎,这种病在冬天发生,因为没有取暖设备,许多家庭缺少棉衣和棉被。至于痱子和感冒疮,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份,这在当时不是一种疾病。

当年的致命疾病是消费,即肺结核和其他疾病、传染性肝炎等。严重的疾病还包括“食物隔离疾病”。农村病人更多,可能是因为农村生活比城市生活更苦,农民吃太多泡菜。当时,普通人并不知道这是食道癌。还有一种叫做“睡眠死亡”的疾病,普通人无法分辨它是什么。如果“一觉睡死”的人是老年人,人们甚至会说死者是有福的,死时没有痛苦。他在前世长大。事实上,在过去,人们生病,许多人莫名其妙地死去。现在看来,这可能是由高血压引起的心脑血管疾病,或突发心脏病和猝死。20世纪60年代的另一种疾病是营养不良引起的水肿,这种疾病早已消失。在现代社会,有充足的食物和衣服,但营养过剩导致的疾病越来越多,“三高一糖”已经成为健康的主要杀手。目前,一些年轻人显然很健康,但他们热衷于减肥和生病。过去,大多数人都很瘦,身体很强壮。这不是减肥的结果,而是营养不足和努力工作的结果。总的来说,我认为过去的人比现代人有更强的抵抗力和忍耐力。人们不会患重病,也不会去医院治疗。他们只是把它扛在肩上。

如果你病得很重,或者在生产过程中骨折,你还是应该去医院。我记得,在那个时候,城市里的人因为重病被用手推车拖到医院,而大多数农村人生病时被用凉床抬到医院。因为过去许多村庄没有通往城市的主要道路,只能走在小山脊上。沿着山脊行走时,穿过田野的最佳方式是将竹凉床翻过来,在上面铺上稻草,并加入棉絮让病人睡觉。然后用麻绳把凉床腿的两端绑起来,中间插上一根竹竿,送到医院。

上一次我在老巢县写关于中药的文章时,张炳辉的朋友在一条信息中写道:“我们年轻的时候,卫生环境很差。当时,爱国卫生运动蓬勃发展。居委会给每个家庭一个卫生等级。每星期一次,在每个家庭的门框上贴上四色的最干净、最干净、最干净和最不干净的纸条。当时,这是一个干燥的厕所,生石灰和666粉末被撒在干燥的厕所周围,用来杀死苍蝇和蛆……”他的信息激活了我的记忆。我认为当时的爱国卫生运动应该是由政府发起,县防疫站组织实施的全国性运动。我记得每个周末,居委会都会组织居民代表检查每个家庭的卫生和贴纸。这张纸的颜色有所不同。“最干净”的纸似乎是粉红色,“干净”是黄色,“干净”是绿色。“不洁”是白色的(不知我是否记得正确?).纸条很薄,有豆腐块那么大,贴在每个门上。每个人都有荣誉感,不愿意落后。这些活动提高了居民的健康意识。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很虚弱,经常生病。一般头痛和脑热从不去医院,只是在家睡几天。只有一例皮肤感冒(疟疾)。我妈妈认为我又受了重伤,告诉我多在家睡觉。我妈妈去上班了,但是我睡不好。脾脏很冷,每隔一天就会打架。天气又冷又热。天气变冷时,整个地区都冷极了

我们上小学的时候,最严重的流行病是脑膜炎。这种疾病要么是致命的,要么有严重的后遗症。即使治愈了,也会影响智力。我记得过去有句谚语伤害过人们。如果有人做了一些不可靠的事情,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其他人会说,“恐怕这个人从小就有脑膜炎!”因此,学校和家长都非常重视脑膜炎的预防。老师在课堂上告诉我们预防措施,并要求每个人经常洗手和戴口罩。学校布告栏张贴了防疫海报,有时给学生注射防疫注射。我现在想起来了,这些预防措施也应该由县防疫站组织实施。此外,我们每天早上都要在学校做广播体操,高中的时候还要在课间做额外的练习,晚上还要在自习学校的扩音器里放音乐,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做“眼保健操”。所有这些都有效地增强了学生的体质。当我们读书时,学生们很少有近视,很少有人戴眼镜。我的视力一直很好。我直到50岁才戴上老花镜。这可能得益于那一年做的眼保健操。

老巢县有一个血吸虫病控制站,因为血吸虫病是潮县的主要地方病。我插队的班唐公社的几个大队都是血吸虫病流行区。据说解放前许多农民患有“大肚子病”。晚期患者极度消瘦,症状严重,如腹水、大量脾脏和腹壁静脉充血。

血吸虫病是由寄生虫引起的慢性传染病。钉螺是血吸虫病传播的中间宿主。人、牛和其他动物通常容易感染血吸虫病。人们可能通过移植秧苗和收割谷物、防洪和紧急救援、捕捞虾、在水中游泳、洗衣服和蔬菜等方式感染血吸虫病。解放后,该县建立了血吸虫病控制站来治疗这类病人。在60年代和70年代的农村,血吸虫病基本得到控制,没有多少新的病人。血吸虫病控制站每年派医务人员到疫区检查钉螺,消灭血吸虫病中间宿主。我们的知青还多次参加钉螺调查,并通过文艺宣传与血吸虫病防治合作。几年前,当我回到我的家乡,我发现班唐的疫区已经发展成为居民区,蜗牛可能已经消失了。

回顾几十年前的老巢县,卫生防疫、疾病防治都做得很好。虽然我们过去的生活条件不好,但我们的抗病能力似乎还是比较强的。我回到我的家乡去看我的老同学和朋友。每个人都到了70岁,基本上都很健康。我想这和老巢县的保健人员保护我们是分不开的。我相信在当前的疫情下,家乡的人们会安然度过这场危机。

南京,2020年2月28日

潮州是最难忘的